带着俩娃逛大阪

2018-09-15  |  23:26分类:简单生活  |  

这是一篇流水账。

暑假有两个月,似乎很长,但却发现很快到了尾声,还不曾带周陌去任何地方逛逛,还好,kiki和周陌几个同学的家长的筹划下,果断的定下了这次大阪行。这段时间由于工作比较多(可能不是这段时间吧,大概这是当前meta的常态),加上自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焦虑感,让自己一直忙于工作中各种紧急的事情,这种状态特别容易忽视重要但是不紧急的事情,长此以往,生活可能会陷入一个不好的循环。

行程全程是kiki和其他家长搞定的,我直到出发的当天原本上午还有一个公司的事情要讨论,好在因为一些原因这个会最终取消了。所以,我直到最后一天上午开始帮助家里做了一些准备,说是“准备”,其实主要是帮着带周阡而已。周阡到现在不到十个月,是我们家的开心果,但也是我们家的大“麻烦”,这次出行的一个大挑战,kiki准备了各种周阡的小玩具、辅食、衣服、背娃腰带等。加上周陌、我、kiki自己,我们一共带了两个大的旅行箱。用周阡奶奶的话说是:“多一个,多十个”。下午四点多的飞机,我们中午在家随便吃了些外卖,就出发去机场了。

我和周陌在机场拍的的,kiki抱着周阡给我俩拍的照片:
Snip20180921_74

这次做的全日空航空,飞机上有很多多媒体资源(电影、动画片什么的),所以,全程周陌都头戴耳机,沉浸在做飞机的兴奋和看动画的开心中。周阡也很给力,睡了一段时间,四处张望了一段时间,基本全程没有吵闹,去程是超出我们期望的。

Snip20190129_11

到了日本之后,因为是安排了接机的,所以一切也很顺利,周陌小朋友在去酒店的路上还是很兴奋,但是身体也很累了,因为早上起的很早(周陌早上一般都六点半左右起床),已经接近晚上了,在车上,我问周陌,你现在困不困,周陌很兴奋的说,“爸爸,我不困!”,然后,不到一分钟就在我身边睡着了。

机场到酒店大概50分钟,下车后,先是抱着睡着的周陌去了酒店前台,因为这次行程人比较多,分了两辆车,我们这车先到,我们就在前台休息处坐下来等另一辆车的同伴到达一起办理入住(酒店是另一个同伴一起预定的),这会儿恰好周陌醒了,大概是因为没有睡好,于是,我们面临的第一个大挑战来了,周陌开始哼哼唧唧的闹腾,坚持一定要我们立刻办理入住,周陌这时候很快进入一个固执,且似乎要大闹的状态,如果在国内的话,我是比较不惧的,但是日本这种极致的“不给人添麻烦”的文化下,压力是很大的,首先,我没有满足他的先办理入住的要求,一般周陌在这种状态下提的需求我都是不太会满足的,至少一定不会全部满足,而且我会跟比较严厉批评他,我的大原则是,让他意识到通过这种方式无法达成他的目的。在我的“威胁”下,我告诉他大厅很多人,如果他一定要哭闹的话,我只能带他去外面,最终也许是他发现无法达成目的,也许只是因为我太凶了让他害怕,最终他让步了,虽然依旧哼哼唧唧。kiki建议我,在周陌类似这种状态下(刚睡醒可能比较疲惫),不要用这么严厉和直接的方式对待他,更建议我虽然不满足他的诉求,但是,暂时先用更温和的言语处理。老实说,这种情况我也不确定该如何处理,这大概就是做父母的苦恼,你也不知道怎样是更好的,但是你依旧要做一个选择去处理。

入住酒店后的第一天晚上,没有什么别的活动,虽然很兴奋,但周陌入睡也很快。晚上,在微信群里大家一直在讨论第二天的行程,我是里面最“佛系”的,最终麦兜爸妈确定去环球影城,并且在网上买好了门票和带有4个项目的fastpass卡。

第二天在酒店用完早餐,磨蹭到10点左右大家出发,因为fastpass卡的一个最重要的项目“哈利波特”必要在11点半之前到场,所以一路也比较匆忙,甚至没来得及在环球影城的标志性的“地球”那边合影,就急匆匆赶到霍格吾滋城堡去。据说大阪环球影城的头牌项目就是“哈利波特”,这是我第一次体验这样球幕光影特效,这个项目制作非常精良,场景非常刺激有趣,从里面出来,我的第一感觉是,这次票价和fp的钱值回来了。如果有打算去大阪的,环球影城的这个项目是必玩的。因为这个项目有身高要求,所以只有大人玩了,小朋友只是跟着在waiting room里面等着。

吃过午饭,我们很快出发去Jurassic Park。这个地方是周陌最期待的,事实上,这个项目确实给周陌带来远超出期望的体验。首先,一到门口,就想起周陌熟悉的经典的侏罗纪公园背景音乐(周陌和我玩恐龙游戏时,也会自己哼这个音乐),然后,一个高大的Jurassic Park的标志性大门在眼前,熟悉且恢弘的音乐加上场景的还原,周陌已经很high了。

Snip20190129_12

这当然没结束,继续走入公园,突然我们巧遇了几只在公园乱串的恐龙,恐龙的体型、姿态、声音都很真实,让孩子感觉已经置身于真正的侏罗纪公园之中。

侏罗纪公园里面有两个项目,一个是做游船经过一段侏罗纪电影中的场景,另一个是类似过山车的项目。我们选择了玩fp支持的“游船”,这个项目小朋友全都满足身高要求,所以第一批游船中,我和麦兜爸爸带着三个娃坐在游船的第一排。游船的第一个场景是,真实的还原了电影中侏罗纪公园大门打开的场景,大门缓缓打开,游船慢慢通过,周陌对这个场景非常有印象,当他置身其中时,我能感觉到他那种孩子的开心与满足,当时,突然意识到,整个大阪之行最重要的意义大概就是如此,全家人一起,真正的开开心心。游船上不允许带手机拍照,所以在网上找了一张如下照片。整个游船还有一些有意思的地方,包括危险恐龙区域、超大霸王龙和一个两层楼高的“游船俯冲”等。

从侏罗纪公园出来,周陌跟我说:“爸爸,如果没玩这个,那么日本就白来了”(他大概是想表达,来了这里,日本就没白来)。

下一站是小黄人,我带着周陌进去了,大概是因为里面渲染的氛围有些让他紧张,到最重要环节时,周陌跟我说要放弃,我同意了,就让工作人员带我们出去了。

从小黄人项目出来后,周陌又“大闹”了一场。原因是,他想回酒店了。他要求一定要回酒店,但是我和kiki商量后,决定和其他同伴一起等玩过最后一个fp项目大白鲨,再看完游行表演后回酒店。这次是在环球影城,人虽然很多,但是本来就很喧闹,所以,对周陌的“吵闹”我没什么特别的压力,我和周陌两个人坐在路边,来玩有很多行人,也有些人坐在路边休息,时不时传来过山车上的人群尖叫声,前后这次周陌闹了大概有十五分钟,最激烈的时候,几近在地上打滚了,后来,亦果妈妈给他买了一个冰淇淋,并且我也同意他回酒店可以玩iPad游戏之后,他最终妥协了。后来,体验了大白鲨,又在恐龙餐厅吃了晚饭后,因为游行表演因天气原因取消,我们就直接回家了。这次,周陌闹了很久,在地上赖了几秒,我都觉得没什么,这是我和他之间在一些事情不能达成一致的磨合的一部分。只是,有时候,站在旁观者的角度,我大概也是那种没有把孩子教好,让孩子在公共场合大闹的“溺爱”父母吧。这种偏差让我自己有些困惑,当前我的判断是,这种坚持和偏执大概是周陌性格的一部分,比较难以改变,当然我也不是儿童教育专家,只能在困惑中继续试着当好父母。

这天比较晚到酒店,第二天去了Osaka kid plaza,是网上一个攻略推荐的。看地图导航大概走路20分钟可达。不过,因为带了俩娃,实际走了三十多分钟。这个地方,更像是一个科技馆和小游乐场的综合体。一共五层楼,五楼有一个很大的滑滑梯,可以直接溜到四楼去,周陌玩的很high。五楼还有很多科学相关的小游戏项目,有关于光影、鱼、身体结构、泡泡、声音传播,还有一些很有意思的项目,包括电视制作体验、邮局体验等各种职业体验。这个地方中午可以出去吃饭,下午依旧可以凭票再次进入。我们午餐在一家拉面馆搞定,晚上则在地铁站附近的一个回转寿司吃的,几个一行的小朋友都很high,周陌更是玩得不肯回家了。

Snip20190129_13

Snip20190129_14

从kid plaza Osaka回来之后,同行的几个家长把娃都丢在了酒店让我看管,都去shopping了,于是,有一小段时间,我一个人在酒店房间照看一个baby外加三个娃,场面基本是这样子的:

Snip20190129_15

第三天去了大阪城的天守阁,简单了解了一下丰臣秀吉、真田幸村的故事。

Snip20190129_16

这天回酒店时间也比较早,留了一些时间购物。次日,便做大巴去机场,回杭州了。所幸,9月3日就回来了,4号那天,大阪城遭遇了巨大台风“回燕”,导致机场受损,所有飞机停飞,很多旅客滞留。

这次日本行,一家人都非常开心。

喜欢本文,那就收藏到:

发表您的评论